400 875 8685

行业动态

真实版“我不是药神”,这是一个“农夫与蛇”的故事



近日,山东聊城一医生开具抗癌药经食药监部门鉴定属于假药一事引发关注。

2019年2月25号,山东电视台的一则报道引爆医疗届,报道标题为“主任医师开假药”。

患者在医生的推荐下从第三者手中买了抗癌药卡博替尼,服用后出现呕吐、厌食等反应。

患者家属将买来的药送到是药监部门鉴定,鉴定结果显示该款卡博替尼是假药。

当事医生称,其推荐药是出于好心,唯一目的是延续患者生存时间,并未从中获利。

1

患者经医生开药买到假抗癌药

聊城一市民反映,其父亲在聊城市肿瘤医院治疗期间,主治医生陈宗祥给推荐了一款名为“卡博替尼”(Cabozantinib Tablets)的抗癌药,并将药名写入医嘱单。

患者家属对当地媒体称,她从医生推荐的第三者手中买到两盒药,每盒13000元,药品是印度生产的。

但其父亲服用一段时间后,出现呕吐、厌食等反应,她到济南、北京的大医院咨询后,被告知此款抗癌药不能服用,于是停药。

其父亲2018年11月去世后,王玉青把买来的“卡博替尼”送到当地食药监部门鉴定,鉴定结果显示是“假药”。

2

当事医生:推荐药是出于好心,未从中获利

医生在接受采访时称,当时给患者推荐卡博替尼完全是出于好心,唯一的目的是为患者多争取生存时间,并没有从推荐药品的销售中获利。

3

医生没有建议买药,系家属自己购买

陈医生在建议使用卡博替尼的时候,明确告诉了患者家属此药在国内没有上市。患者家属多人有医学背景,不可能不清楚这药在法律意义上属于“假药”。

关于“开假药”的经过,有关部门调查结论如下:

陈主任向患者家属王玉青建议使用卡博替尼后,王玉青要求陈主任帮助购买,陈主任表示该药在国内并未上市,自己也没有购买渠道,让王玉青自己想办法。

大约一周后,王玉青再次找到陈主任,表示自己实在买不到,苦苦哀求陈主任帮忙想办法。

陈主任想起一个患者曾购买过该药,就把该患者家属联系方式给了王玉青,让王自己联系。

恰好,该患者病情当时比较稳定暂时不需用药,患者家属就将手头暂时不用的一瓶药物以原价(一万三千元)转让给了王玉青。后王玉青觉得药物有效,就又找到该患者家属,在其帮助下又买了一瓶。

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显示陈宗祥主任和转让药物的患者家属利用该药获取任何经济利益。

在去年7月份热播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有一段令在场观众全部潸然泪下的段落,是警察查收“假药”的时候,一个老太太哭着求警察不要再查下去了。

最后,希望有关部门在处理此案的时候,要充分考虑法律的谦抑性和潜在的社会影响,给无数的晚期肿瘤患者,留一条生路。

END